七星彩500期走势图|七星彩玩法

納蘭性德10首最凄美的詞,納蘭性德的詞賞析

2016-06-14 16:55:00來源:中國歷史故事網作者:

  納蘭性德,清初著名大詞人,與朱彝尊、陳維嵩并稱“清詞三大家”。他還是明珠長子,康熙帝御前一等侍衛,多次隨康熙出巡,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患急病去世,年僅三十歲(虛齡三十一)。喜歡納蘭,并不在于他的顯貴身世,而在于他的至情至性。幾百年來,納蘭的一切都讓后人為之著迷,為了探尋納蘭生命中的痕跡,人們只能從他的詞中入手。小編選出納蘭10首最凄美的詞,與大家分享。

  

  10.木蘭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見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

  

  ——納蘭容若《木蘭花令》

  

  “人生若只如初見”。

  

  短短一句勝過千言萬語,剎那之間,人生中那些不可言說的復雜滋味都涌上心頭,讓人感慨萬千。開篇一句起到統領全詞的作用,其余七句都是為了迎合這一句而存在,同時這一句也代表了容若的夢想:人生如果總像剛剛相識時那樣的甜蜜,那樣的溫馨,那樣的深情和快樂,該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夢想終歸是夢想,如果真能實現,又怎會“何事秋風悲畫扇”?

  無論是漢成帝與班婕妤,還是明皇與楊妃,再凄美的愛情都抵不過愛情的魔咒——當日的愛情誓言情深意重,卻也免不了最終的背情棄義。

  納蘭傷的,是愛情的美好又轉短暫;納蘭悲的,是情愛的璀璨又轉凄涼!

  人生如果只有初見一場,那該是多美好,還是多遺憾?

  9.長相思:聒碎鄉心夢不成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納蘭容若《長相思》

  

  說起來,這首詩并不凄美,卻字字含情。

  

  提及長相思,自李太白一曲絕唱之后,再也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只是,我更愛納蘭這首。說是對納蘭的偏愛也好,真正喜歡這首詞也罷。最初打動我的,便是《長相思》。

  清康熙二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因云南平定,出關東巡,祭告奉天祖陵。納蘭性德隨從康熙帝詣永陵、福陵、昭陵告祭,二十三日出山海關。塞上風雪凄迷,苦寒的天氣引發了納蘭對北京什剎海后海家的思念,這首詞即在這個背景下寫成。

  風雪交加夜,最幸福的莫過于一家人的團聚。可此時的納蘭遠在塞外宿營,夜深人靜,風雪彌漫,心情就大不相同。路途遙遠,衷腸難訴,輾轉反側,臥不成眠。“聒碎鄉心夢不成”可謂是水到渠成。

  無論是“夜深千帳燈”的壯美,還是“故園無此聲”的委婉,納蘭將生活躍于紙上,這種美,都是心靈的體驗。而我最喜歡的還是,一字一句讀來,有民歌的濃郁,還有詩詞的清麗。猶如出水芙蓉,還宛如夜來香一樣,風一來,香氣夜夜回蕩。

  8.浣溪沙:我是人間惆悵客

  

  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里憶平生。

  

  ——納蘭容若《浣溪沙》

  

  我是人間惆悵客,只這一句,納蘭的哀愁都溢了出來。

  正因為飽嘗人間離愁別苦,才情不自禁,潸然淚下。又馬上回頭看見自己竟然在流淚,也更是無人知曉,來給予慰藉,便回頭自對自地冷嘲:“你知道你一個伶仃孤苦,獨自掉淚究竟是為什么呢?難不成還會有人來給你安慰么?簡直煞是可笑了!”

  這就是納蘭,一位多情、深情,又敏感的男子。滿腔愁苦,轉過身才發現,自己是如此可憐,竟然連哭泣似乎也毫無價值。

  殘雪冷,花屏冷,月光冷,心更冷。他能做的,只能像你我一樣,在腸斷心碎之后,“憶平生”了。

  7.畫堂春: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納蘭容若《畫堂春》

  愛情真是使人歡喜使人愁。

  明明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怎奈分隔兩地,暗自神傷。容若一向謳歌愛情,字字句句都是愛情的悲唱。由困頓到渴望,從爆發到解脫,這期間的情緒波動,便是這首《畫堂春》。

  隔著茫茫人世和滾滾紅塵,我與你已經錯過。失去的痛,讓納蘭的呼喊顯得這么蒼白,卻有著呼天搶地的悲慟。這種悲歌,不僅是委屈、遺憾、感傷,它是喃喃的絮語,是卑微的抗爭。

  就像“漿向藍橋易乞”,就像“藥成碧海難奔”,愛人遠去,如若相會,只能在天河里相親相望了。就像是他的愛,注定了漂泊,再也沒有歸期。

  6.虞美人·秋夕信步:紅箋向壁字模糊,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

  

  愁痕滿地無人省,露濕瑯玕影。

  

  閑階小立倍荒涼。還剩舊時月色在瀟湘。

  

  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

  

  紅箋向壁字模糊,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

  

  ——納蘭容若《虞美人·秋夕信步》

  

  讀這首詞,不能不讓人想起《紅樓夢》。

  信步竹林,竹葉滿地,宛如愁緒片片。站在石階處,內心生出無限荒涼來。這不正是寶玉嗎?這位多情公子,又在緬懷哪位妹妹?

  如果是,我寧愿相信此刻他想的是那個夏日里任性的撕扇子的晴雯。

  就像他在《芙蓉女兒誄》中寫的“紅綃帳里,公子情深;始信黃土垅中,女兒命薄!”納蘭嘆的,是否也是這樣一個命薄的可心人?

  我所愛的,正是最后一句:“紅箋向壁字模糊,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當年和她一起在燈前寫字,往事歷歷。夜寒露重,他呵手寫下詩篇,為她。納蘭的好詞,仿佛就藏在小事里,淡淡一句清言,倆人的情深呼之欲出。

  愛情里的那些小事,想起來都有深情。

  5.南鄉子·為亡婦題照: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淚咽卻無聲,只向從前悔薄情,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泣盡風檐夜雨鈴。

  

  ——納蘭容若《南鄉子·為亡婦題照》

  在忘記你的樣子之前,在我老去之前,要為他寫一首詩、畫一幅畫,熱情和冰冷相間,恰好與黎明相似。

  這應該是納蘭此刻的心境。這么多年過去,該給亡妻繪一副肖像了,這樣就可以永遠與她相會相伴,只可惜丹青未染,已淚眼盈盈,心中又生出無數感慨。最終卻是“一片傷心畫不成”。

  真是人鬼殊途啊,此生再也不復再見,那就讓我回到夢幻中,想象著再次與你相會。只是,天還沒亮,與你雙棲雙飛的美夢就醒了。只有屋檐前的風鈴陪著我,念著你。

  4.憶江南·宿雙林禪院有感:似曾相識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心灰盡,有發未全僧。風雨消磨生死別,似曾相識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搖落后,清吹那堪聽。淅瀝暗飄金井葉,乍聞風定又鐘聲,薄福薦傾城。

  

  ——納蘭容若《憶江南·宿雙林禪院有感》

  

  《春明外史》中,張恨水寫到過一位才子,死于三十歲的壯年。其友慟道:“看到平日寫的詞,我就料他跟那納蘭容若一樣,不能永年的……”

  嘆只嘆,他心已死灰,也是上天不忍看他痛苦,便早早帶走了他。

  夜晚一個人守在似曾相識的孤燈下,懷念往昔,真想沉浸在過往的美夢中長睡不醒。可惜夢總有做完的時候,等醒來時,更發現了現實的冰冷與殘酷,就好像凋零的花朵,淅淅瀝瀝的雨聲,怎么看都是寂寞。

  想來,是容若福薄,無法消受上天饋贈給他的美好禮物,只能在失去之后獨自嘆息,這才有了“薄福薦傾城”。

  3.蝶戀花: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都成決。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鉤說。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納蘭容若《蝶戀花》

  有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個男子,與妻子十分恩愛。有一年寒冬臘月,妻子患病,渾身發熱,于是他就到院子里讓風雪吹打自己的身體,然后再回到屋中,用身體為妻子降溫。

  可憐的是,蒼天無眼。妻子還是去世了,他也因為受風寒而病重,沒過多久也去世了。

  這個男人叫荀奉倩。這篇故事也被記載在《世說新語》中。

  之所以說這個故事,是容若想象著那一輪明月仿佛化為自己日夜思念的亡妻,如果夢想真的能夠實現,自己一定不怕月中的寒冷,為妻子夜夜送去溫暖,從而彌補心中的遺憾。

  這份愛的深情,對于這位敏感而多情的才子,又怎會例外。

  只愿,在你的墳前我悲歌當哭一次,縱使唱罷了挽歌,內心的愁情也絲毫不能消解,我甚至想要與你的亡魂雙雙化作蝴蝶,在燦爛的花叢中雙棲雙飛,永不分離。

  2.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

  

  此恨何時已。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料也覺、人間無味。不及夜臺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竟拋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中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待結個、他生知已。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里。清淚盡,紙灰起。

  

  ——納蘭容若《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

  五月三十,正是綠葉茂盛,花漸凋謝的暮春季節。黛玉葬花的好時節!

  屋外雨聲連連,容若的心情更加沉重凄清。可恨的是,你先我而去。只是沒有你在身邊,我的人生也如此的乏味。每一首悼亡,納蘭的心都是灰蒙蒙的,就像外面霧蒙蒙雨天。你和我本有釵鈿之約,如今你卻為何要違背誓言,讓我獨自一人痛苦地生活在人間?

  從生前的恩愛,到關心亡妻死后的生活,甚至在其逝去后經常也不能寐,輾轉反側的思念她,可見容若對盧氏的愛已經深入骨髓。全詞讀完,不禁讓人潸然淚下,如果世間真能有這樣的真摯情感,那么死亡也就變得不再可怖。

  1.沁園春: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回腸。

  

  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淡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愿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后感賦。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閑時,并吹戲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只靈飆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發、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葉,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回腸。

  

  ——納蘭容若《沁園春》

  納蘭寫這首詞的時候,一定是哭著的。

  丁巳年即康熙十六年,也就是盧氏逝世這—年。妻子逝世不久,納蘭時時思念,幻想能與其再續前緣。

  這一年重陽節前三天,納蘭竟真的在夢中與亡妻相會,兩人相對哽咽,說了許多思念之語,臨別之時,妻子贈詩“銜恨愿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與詞人。

  夢境真美。終究是一場空幻。這才有了這首著名的《沁園春》。

  悼亡詞,一向是納蘭詞的最強音。失去的悲慟,宛如一把利劍逼出納蘭的全部心血。天上人間,生死相隔,但塵緣并不會就此割斷。

  只是,春花秋葉成為余生觸動感傷的琴弦,撥出令人腸斷的傷心曲。(文/張平)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繆偉

關于我們

Copyright (C) 2001-2015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傳部主管

違法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31-85196540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新ICP備15003762號

七星彩500期走势图 吉林11选5 推荐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 八闽福建麻将作弊视频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查 东北四人麻将免费下载 开心斗地主 568彩票 - 购彩大厅 内蒙福彩快三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再新开奖结果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