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500期走势图|七星彩玩法

喀什噶爾老城的前世今生

2016-06-13 16:50:00來源:喀什政府信息網作者:

  編者按:歷時5年的喀什老城保護綜合治理項目,是一項偉大的壯舉,給這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名城注入了活力,讓這座飽經滄桑的千年古城,實現了舉世矚目的華麗轉身,再次成為絲綢之路上一顆熠熠發光的璀璨明珠。本報記者在2015 年年末喀什老城保護綜合治理核心片區保護綜合治理項目全面完工之際,走進喀什老城,一幅幅畫面、一張張笑臉、一顆顆躍動的心,都撞擊著記者的精神世界,讓記者看到老城保護綜合治理項目在從黨中央、國務院到自治區黨委、政府的規劃和智慧引領下,猶如一幅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為新疆發展的新時期、新階段,書寫下令人驚嘆的為民服務的壯舉! 巴立馮永芳阿比拜吳卉

  2015年12月的最后一天,晨光熹微,喀什噶爾老城從靜謐中醒來。

  艾爾肯·阿吉推開阿圖什巷31號自家那扇嵌著精工木雕的大門,大門發出沉穩的聲音。妻子努買尼汗跟在他身后。正在門前灑掃的鄰居家女主人彎腰向他道晨安,他彎腰回禮。

  他要乘早班機飛往烏魯木齊,與那里的建筑商洽談生意。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阿圖什老巷里,艾爾肯有一種復雜的情感。這條老巷里承載著他的童年,但童年的記憶是灰色的。今天,走在改造后充滿了維吾爾文化特色的小巷里,在內心深處涌動了很久的自我肯定和榮耀直直地沖撞著他的心臟。

  他不禁放慢了腳步,抬眼望向老巷的盡頭。這條巷道沒有盡頭,因為它還連接著吾斯塘博依路、庫木代爾瓦扎路、艾提尕爾清真寺……強烈的幸福感從內心迸發

  艾爾肯想起昨天來家里采訪的兩位記者告訴他,很多作家都說喀什像蒙著一層面紗,怎么也看不透、寫不好。

  “其實啊。”他在心里想:“老城的魅力就在小巷,小巷像個迷宮,不在這里居住的人一定會迷路。”而他,小時候也曾在這座縱橫交錯著數百條巷道的老城里迷過路。

  艾爾肯·阿吉幼年的記憶中,一家人擠住在40多平方米用生土建造的房屋內,一個男子漢不斷生長和壯大的豪氣總是會被狹小的空間和擦身而過的兄弟姐妹抹去棱角。喀什老城核心區平均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達到4.9萬人,大大超過上海。

  每到下雪天、下雨天,由于沒有上下水管道,老巷里家家都要把院里的積水潑向門外窄窄的巷道,回家時人的雙腳總是趟在冰涼的泥水中。冬天在房頂上如廁更是令人尷尬……

  那是多么不堪回首的歲月啊。他轉過身回望自己坐落在老城的新家,那是一座建筑面積360平方米的綴滿了磚雕工藝、承載著濃郁維吾爾民居特色的三層“豪宅”,而房屋內部,簡直是一座有著近三百多種花紋和圖案的磚雕、木雕作品的維吾爾建筑風格的“博物館”。

  這是他創辦的建材公司里十幾位雕刻師傅的手藝,匯集了維吾爾建筑藝術中各種文化元素相互糅合傳下來的磚雕和木雕花紋及造型,既有蓮花、牡丹、向日葵等中原文化的元素,也有葡萄葉、巴旦木花等維吾爾文化的代表性元素。

  如他所愿,凡是進到家里來的客人,都說這不僅是喀什老城改造后矗立起的一座典型維吾爾民居,還是一座名副其實的維吾爾建筑雕塑藝術的博物館。這座新居曾令多少疆內外游客贊嘆不已!

  他的這座新居,被當作喀什老城維吾爾民居的代表性建筑,局部復制在新建成的喀什市老城區保護綜合治理紀念館里,向所有國內外游客展示維吾爾民居中的精美磚雕、木雕藝術。

  艾爾肯·阿吉是在黨和政府的好政策下,憑借自己的勤奮和努力逐漸過上了好日子。這次老城改造中,他在裝修自己的新居時,特別在中庭位置設計了一組磚雕,通過不同的花紋,記錄了自己人生的每個發展時期對黨和政府發自內心的感恩之情。每當家里有親朋拜訪,他都會站在磚雕前,為客人們介紹自己是怎樣在黨和政府好政策的指引下,一步步富裕起來的。他要讓更多的老城人吸收更多的新信息,在好時代里走進好人生。

  喀什老城區共計28個棚戶區被列入保護綜合治理計劃,相當于在傳統意義的老城區基礎上,向外延展了大約一倍的面積。在這塊8.3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著6.5萬戶、22萬居民,占喀什市區總人數的50%。而這次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老城保護綜合治理工程,總投資70.49億元,其中絕大部分由國家、自治區及喀什地市兩級財政補助,這是喀什噶爾老城區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修護改造,也是喀什老城居民世世代代享受到的最實惠的一次生存條件的大改善。

  而艾爾肯的新居就是改造后按照統建主體、自主裝修建造起來的。自2015年5月搬進新家后,每次走向家門,他的心里都會涌起兒時的記憶,每當記憶與今天矗立在面前的這座新居相遇,強烈的幸福感就從內心深處迸發。這種幸福感,他也會從自己身邊的老城人臉上明顯地感受到。

  妻子在逐漸清晰的晨光中,站在家門前的臺階上向他微微一笑,抬手向他揮了揮,那笑容向他傳遞過來一股親情和柔情。這真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艾爾肯·阿吉回轉身,加快腳步走出老城向飛機場趕去。 絲綢之路上的一顆明珠

  因為時間還早,老城里的花盆巴扎、帽子巴扎、坎土曼巴扎還都只是一條條正在晨光中慢慢醒來的道路,只有庫木代爾瓦扎喀斯坎巴扎路31號庫爾班江家的樂器店里,朝氣蓬勃地亮著燈,門楣上懸掛著《喀什市艾沙汗維吾爾族樂器制造行》的牌匾。

  艾爾肯·阿吉看到店主年輕的兒子庫爾班江·阿不力米提正坐在工作臺后認真地打磨著一把即將完工的熱瓦普。這位樂器行的第六代傳人,會說漢語、英語、韓語,還會運用“支付寶”等各種現代金融工具,正在籌備開辦這家樂器行的網上電子商務。

  他曾帶著內地來的客人走進喀什市艾沙汗維吾爾族樂器制造行。推開綴滿蔓果和葡萄花紋的木雕大門,濃郁的維吾爾風情撲面而來,墻壁上懸掛著十幾種裝飾精美的民族樂器,店中央的柜臺里,則擺放著造型精巧,帶有中南亞風格的銅器、維吾爾風格的木碗、木勺、歐洲風格的木質首飾盒、東方風格的葫蘆雕花……讓人仿佛回到了千年以前的喀什噶爾,回到了商賈云集、駝馬喧囂的古絲綢之路。

  喀什市艾沙汗維吾爾族樂器制造行,位于喀什噶爾老城著名的作坊街——庫木代爾瓦扎巷。清朝末年,作為天山以南的政治經濟文化和交通中心,喀什噶爾城人口激增,喀什噶爾阿奇木伯克郡王祖赫爾丁主持擴建喀什噶爾城,將艾提尕爾清真寺以西包括徠寧城東都劃入城內,南門西移至積沙的舊河床上。

  這是老城歷史上較大規模的一次以擴建為目的的改造工程。維吾爾語中沙叫做“庫木”,把建在沙上城門叫做“庫木代爾瓦扎”(沙門)。作為王都的南門內通道,這里漸漸繁華起來,最終形成了喀什噶爾最著名的手工作坊一條街——庫木代爾瓦扎巷。

  在這條長300多米的街道兩旁,匯聚了喀什最著名的維吾爾民間樂器世家——庫爾班江家的樂器行、喀什最大的銅器世家以及大量的鐵皮器具加工、小刀制作、傳統薄木蒸籠、木蘭旋木、棉絮翻新等作坊。

  從早到晚,叮叮當當的敲擊聲、砂輪磨刀旋車刻木的沙沙聲、試琴敲鼓的樂器聲回蕩在巷子南頭的艾提尕爾清真寺的上空,讓這座中亞聞名的大寺始終充滿著生命的活力。街上的作坊里里外外都是工匠們忙碌的身影,銅器店、鐵器店代代都愛將造型精美的銅鐵器懸掛和擺放在店門外,向過往的人們展示著自己的得意之作。銀光紅光閃爍交織,古巷光芒四射,成為喀什老城里標志性的一條街巷。

  艾沙汗維吾爾傳統手工樂器制造行的第四代傳人、也就是庫爾班江的爺爺,就在庫木代爾瓦扎巷開始繁榮的時候,將自家的樂器店從一間店面擴充到了三間。他在制作樂器時還發現,維吾爾樂器的長短、大小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與其他風格的樂器合奏時,發音不穩定,影響整體演奏效果。他潛心研究,制定了維吾爾樂器的統一標準。

  憑著樂器世家的影響力,這個標準很快在喀什噶爾老城里被公認。現在,新疆各地的維吾爾樂器制造,仍然沿用著這個標準。小小一條街巷里的維吾爾文化影響著整個天山以南乃至中亞地區的手工業制作。這也是庫木代爾瓦扎巷成為喀什老城文化標志的理由之一。

  庫木代爾瓦扎巷雖然著名,卻是喀什噶爾老城里最年輕的一條街巷,從1883年沙門建造至今,也就百余年歷史。在庫木代爾瓦扎巷最南端的艾提尕爾清真寺對面,坐落著喀什老城里最古老的一個城區——恰薩。

  有學者寫出了這樣的文字:大約在公元前128年的某一天,張騫風塵仆仆地來到疏勒城。這是當時西域三十六國之一疏勒國的王都,也就是今天的喀什噶爾老城。張騫很驚奇地發現,疏勒城居然同中原的城鎮一樣,有很像樣的街道和市場店鋪。可以想象,當時的城里城外,車水馬龍,駝隊馬幫,熙來攘往。

  疏勒城市場上的暢銷熱貨,當然首推帛、錦、綺、緞之類的中原絲織品,還有月氏細氈、大秦(古羅馬)的琉璃、安息(今伊朗)的香料、罽賓(今克什米爾)的麻布、大宛(今烏茲別克斯坦)一帶的駿馬、于闐(今中國新疆和田)的玉石,龜茲(今中國新疆阿克蘇庫車縣)的鐵器等等。

  而在此后的幾百年間,也就是東漢中期,由中亞撒馬爾罕遷入古疏勒的粟特人已成規模,希望建立自己的聚居地。經疏勒王批準,他們修建了兩個城堡,其中一個就是“佉沙城”。粟特人不僅善于經商,更擅長筑城,在不長時間內,“佉沙城”規模和精美程度已經讓當時的疏勒王治所轉移至此,成為當時的商業及文化中心,疏勒王城。

  這座太陽照耀了2000多年的老城里,凝聚著“絲路明珠”喀什噶爾厚重的歷史和文化,并隨著朝代更迭、歷史變遷,在“佉沙城”的基礎上不斷發展。聞名中外的土陶(花盆)巴扎、坎土曼巴扎就在這里記錄著千年的興衰。

  花盆巴扎西面的吐曼路西側,即為長條孤島狀的闊庫斯亞貝希高臺民居。由北而來的吐曼河在其北面東端向東再向南流去。正是吐曼河的長期沖刷、切割,才塑造出闊庫斯亞貝希高臺民居。

  闊庫斯亞貝希,維吾爾語意為“懸崖上的陶罐”。點出了這里的地貌和早期居民構成特征。由于當時有大量的黃土和方便的水源,這里成為喀什最集中的土陶制作基地。最盛時期,分布著幾十家土陶作坊。從早到晚,高臺上下煙霧彌漫,一個個忙碌的身影隱現其間。一層層房檐、房頂上,擺放著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缸、罐、壺、碗等土陶毛坯。從高臺民居到花盆巴扎的小道上往返著運送土陶的驢車。于是,在千百年前,吐曼河水與高臺黃土造就出一個個土陶世家,維系著一代代土陶工匠的生計和繁衍,維系著花盆巴扎的繁榮。

  到清朝末年,這里更是出現了“規模宏大、氣象雄偉——城內街市縱橫,樓房層列,市場林立,猶如省垣(南關)的盛況”。喀什噶爾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在文學方面,當時能否用“純粹的喀什噶爾語”進行創作,是西域乃至中亞地區衡量文人學者水平的另一個標尺。

  玉素甫·哈斯·哈吉甫正是受到了這束強光的召喚,年輕時就背井離鄉來到了東喀喇汗王朝都城喀什噶爾。為了寫出真正的驚世之作,他求學于喀什噶爾的“汗勒克買德力斯”——皇家經學院,并長期在此執教,不斷學習各種知識。直到“春花凋謝,箭一樣筆直的身軀變成了彎弓,鴉翅般烏黑的頭發變得像鵝毛一樣雪白;而今60歲又向我呼喚,我怎能把它來抗拒。”此時他將胸腹中飽藏的學識匯聚于筆端,在11世紀初期完成了歷史上第一部用純粹的回鶻文寫成并標明準確年代的文學長詩——《福樂智慧》,并將它獻給后來的阿爾斯蘭汗。玉素甫·哈斯·哈吉甫此后在喀什噶爾生活了16年,安葬在此。

  同是11世紀,喀什人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創作的《突厥語大詞典》問世。這部著作是世界上第一部、也是現存規模最大的一部古突厥語詞典,從語言詞語著手,對突厥諸族語言與阿拉伯語進行了深入細致的比較研究,較歐洲19世紀末才發展起來的比較語言學早了800年,也是研究古代突厥語諸部族文學,尤其是古代維吾爾族文學的第一手材料。

  由于喀什噶爾地處南北兩道的交叉點,是東西方經濟交流的通衢要地,也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橋梁樞紐,世界上各種文明在此穿梭交匯,成為名副其實的“國際文化的十字路口”,在吸收了中原漢文化、印度佛教文化、古希臘羅馬文化及阿拉伯文化優秀因素的基礎上,喀喇汗王朝幾百年間保持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突出地位,在自然科學方面,尤其是天文、地理、幾何、醫學等世界各地最先進的科學文化知識的吸收和傳播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福樂智慧》中,反復提到代數、幾何、天文、物理及邏輯學、修辭學、詩學等等,表現出作者對這些先進文化的極大熱忱與關注。

  《突厥語大詞典》的內容也涉及天文、地理、數學、醫學、哲學、動植物、礦產地質等諸多方面。例如境域的變遷、山川的走向、城鎮的方位、關隘的形勢、道路的遠近以及兒童游戲、體育娛樂等。尤其令人驚嘆的是,在《突厥語大詞典》的緒論部分,作者親手繪制了一幅世界地圖,地圖呈正圓形。這說明作者當時就清楚地知道人類所居住的地球是圓形的,表現出作者當時就吸收了世界先進的科學知識,也可依此證明,當時的喀什噶爾是開放包容的,是重要的先進科學技術及先進文明的集散地。 維吾爾民居文化代代傳承

  喀什噶爾老城,是維吾爾文化誕生之地,也是中原文化與中西亞伊斯蘭文化相互融合呈現之地。這些文化特性,都從陽光照耀下的老城里那一座座特色濃郁的民居中投射出來。

  改造前的喀什老城,在街區分布、巷道走向上,以生存需要為核心,受地形、地勢及維吾爾傳統建筑理念影響,不論方向,怎樣合適怎樣方便怎樣走、怎樣建,喀什老城在狹小方位內,數百條迷宮式街巷以艾提尕爾清真寺為中心向外放射性延伸。

  維吾爾人喜歡庭院式居所,喀什老城盡管空間狹窄,但這里的民居仍然繼承了維吾爾人的這一喜好。栽花養草,種植葡萄果樹,弄得鳥語花香,一派農家氣象,將院、廊、室一樣不少地納入居所。除了“阿以旺”式中庭民居(居室環繞中庭,中庭由高側窗封閉),更多采用“阿克塞乃”中庭式民居(三面房屋、一面圍墻,中庭敞開不密封)。所建房屋則受傳統民居理念及當地當時建筑材料所限,以二層重疊式小樓為眾,有的在樓頂搭建簡易土木或木板房。維吾爾人喜好在房頂活動或睡覺,“瓦斯屈勒普”封頂處理后的房頂結實耐踩。喜歡在墻壁上修置壁龕、壁爐。壁龕多為方形、長方形,直接在墻壁上挖出,壁爐之外凸上沿,斷面呈平直的三角形,擺放物品。1986年12月,國務院將喀什市命名為新疆境內唯一一座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

  2015年12月27日的上午,陽光穿透寒冷的空氣照射進吾依塘博斯路一家改造后新建起的120平方米兩層新居里。寬敞的庭院中央一棵桑樹線條柔美的枝干讓冬日的庭院獨具一格。一道木質的樓梯從大門的右側呈環形通向二樓,廊檐下的梁柱上雖然沒有精美的雕花,但更顯樸素大方。走進房間,傳統的壁龕里擺放著幾只碗盤,與墻壁上高而小的窗戶兩相呼應,形態萬千。憑借喀什老城保護綜合治理工程的實施,老城居民免費蓋起了新居的主體框架,對內部裝修則投入了更多的錢財和心思,加上工程中的“一戶一設計”理念,更讓老城居民們盡情地運用了一次自己的建筑美學理想,家家戶戶都是按照自己的戶型設計意愿由工程辦公室的設計師免費進行設計,所以,每戶老城新居都帶有濃郁的維吾爾民族特色。走在改造后的老城小巷里,生土建筑黃色的外墻、或古樸或精美的木雕大門、磚雕圍墻,處處都散發出維吾爾民居建筑文化的沁人芬芳。

  每當艾爾肯·阿吉出遠門的時候,他都會情不自禁地回頭看看今天這座在世界上都叫得響的喀什老城,在自己誕生和成長的老城里,今天正在煥發出勃勃的生機。

  徜徉喀什老城區,如今展現在人們面前的是歷經5年改造后的新容顏。修護改造危舊房43178戶,其中核心區修護改造10371戶,改造工程全面完成;外圍片區改造32807戶,處理地道近48公里,另有部分具有歷史文化價值的傳統民居被修繕加固,原汁原味地保留了原有風格,老城的傳統形態容貌和原有空間格局得到保護。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繆偉

關于我們

Copyright (C) 2001-2015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傳部主管

違法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31-85196540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新ICP備15003762號

七星彩500期走势图 时时彩后二6码 002556股票分析 上海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在线时时彩人工计划网 青海快三跨度规律 乳山股票配资 北京pk开奖历史数据 杀跨度技巧 单机真人捕鱼比赛 下载单机斗地主